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三元食品困局:“内斗”殃及经销商信心,高度依赖政府补贴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5-07 00:38)
文章正文

三元食品困局:“内斗”殃及经销商信心,高度依赖政府补贴

2018-05-06 17:22来源:国际金融报经销商/年报

原标题:三元食品困局:“内斗”殃及经销商信心,高度依赖政府补贴

近日,三元食品发布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61.21亿元,较上年同期上涨4.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76亿元,同比下降34.61%。

对于净利润下滑,三元食品董秘张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部分原辅材料价格阶段性上涨,加上产业布局需要,进行渠道扩张,费用同比有所增加等因素造成。

但三元食品业绩下滑的原因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第一,由于旗下唐山三元与河北三元‘内斗’,对奶粉价格造成了很大冲击,使得渠道方面对三元奶粉产生了不信任,从而造成三元奶粉业务大幅度下滑。第二,三元食品一直在推出新品,如2017年12月推出的珍芯芝士奶酪和2017年6月推出的极致A2β-酪蛋白纯牛奶等,但成效如何还有待检验。”

业绩隐忧

查阅三元股份2017年年报发现,第四季度营收、净利润大幅度下滑,是其业绩变脸的“罪魁祸首”

从年报中可以发现,2017年前三季度三元股份的利润一路“高歌猛进”,但第四季度却“风云突变”,单季营收14.35亿元,相较第二季度的17.06亿元和第三季度的15.98亿元有所降低;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亏损0.4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85亿元,这意味着前三季度的努力顿时“付之东流”。

对此,张娜表示,由于公司年末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法国项目前期并购费用,加上部分经营业务在第四季度属于淡季,所以利润较前三季度减少。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三元食品的业绩近年来一直处于疲软的状态,乳业成绩不理想,业绩主要依靠参股公司八喜冰淇淋和麦当劳,而冰淇淋销售旺季在夏天,因此到了第四季度会受季节变化有所下滑。

“内斗”殃及渠道信心

2017年6月,三元食品收购唐山三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山三元”)70%的股权,另外30%股份由唐山市康尼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收购之后,唐山三元并没有归到三元奶粉事业部下,而是成为与河北三元并行的三元食品旗下子公司。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收购唐山三元并没有为企业带来可观的业绩,还影响到河北三元,无论是品牌信誉还是渠道方面,都带来不好的影响。

自收购以后,唐山三元为了迅速抢占市场,以低价方式蚕食三元食品奶粉事业部打下的品牌基础和市场渠道,再加上串货增加、价格体系的崩溃,最终导致毛利率大幅下降,而这也反映在年报中。

2017年三元食品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均有所下滑,特别是以奶粉为主的固态奶的毛利率下降幅度高达5.42%。产品毛利率的下降,必然会导致营业收入的减少,从而影响到净利润的下降。

而价格体系的崩溃,更是让经销商们对三元奶粉失去信心。一位湖北的三元奶粉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三元奶粉的‘内斗’,特别是2017年10月以来,奶粉销量不佳,已经对三元奶粉持观望态度,订货量也大幅减少。”

业内人士表示,三元奶粉渠道商审慎观望,销售渠道不畅,直接导致三元奶粉销售量下降,库存量增加,也导致生产量下降。三元食品2017年年报显示,以奶粉为主的固态奶库存量同比增幅高达83.35%,生产量同比下降5.1%,销售量同比下降13.18%。

对于“内斗”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三元食品方面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目前河北三元与唐山三元已经由三元奶粉事业部统一管理运营,而且业务运营良好。

不过,多名三元奶粉经销商与市场分公司的客户经理近日向记者反映,目前唐山三元这种“抢地盘”的局面并未得到解决。特别是2018年4月份以来,唐山三元专门利用河北三元建立起来的市场去招商,严重影响到三元奶粉正常的市场开拓,而经销商们纷纷有放弃代理三元奶粉的念头。

在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三元食品如果对该现象不进行控制,那么三元食品近年来依靠奶粉业务取得的成绩,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化为乌有。

一位接近三元食品的知情人士认为,三元奶粉亟需重建渠道关系,但做到这点绝非易事。三元食品的领导层虽然很清楚目前这种情况,但由于是国有企业,真正懂市场、懂业务的人非常少,导致其对事件的严重性预计不足,重视程度不够。

王丁棉也表示,其实三元食品可以采取很多种措施来解决“内斗”问题,比如采取大数据技术,防止串货。但是三元食品近些年的发展比较保守,缺乏蒙牛那种“狼性”,加之在管理上有些“缩手缩脚”。

高度依赖政府补贴

宋亮还指出,三元食品业绩下降也与其收到的政府补助减少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三元食品净利润为1.05亿元,报告期内获得政府补贴1.29亿元。然而在2017年,三元食品仅仅收到0.31亿元的政府补助。三元方面对此情况的解释为,2016年政府补贴为投资项目的一次性补贴,而2017年未收到此补助。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也表示,三元食品2016年收到的政府补助中,河北三元所收到的1亿元河北省乳粉企业发展补贴资金占据了极大比例,而2017年河北三元未收到该补贴。

“政府补贴主要针对的是三元工厂搬迁,为了城市发展需要,2016年三元食品把石家庄的工厂搬迁到河北新乐市,因此获得了一笔金额较大的补贴。”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沈萌认为,三元食品可能因长期享受补贴而失去市场竞争动力,因此减少一定补贴比例,也有助于三元食品改善经营。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记者表示:“目前三元食品主要面临市场扩张、新产品布局、营销体系升级等方面的挑战。如果这些问题都得到解决,依托三元食品原有优势,还是有很大成长空间的。”

记者 黄林夕 实习生 马云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