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来伊份巨额坏账引质疑 宋清辉:有利益输送嫌疑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9-01 11:48)
文章正文

  明知加盟商经营不善,依旧向其供货,全部记坏账。假如湖北爱利宣布倒闭,这2000多万元的应收账款也将彻底变成坏账,从账本上蒸发。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上市公司此举有利益输送的嫌疑。”

  来伊份利润下滑 巨额坏账引质疑

中国经营报记者 魏婕

8月24日晚,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伊份”,603777.SH)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来伊份上半年营收为19.93亿元,同比增长11.1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4.14万元,同比下滑99.42%,增收不增利。

另据来伊份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来伊份计提了一笔高达1927万元的坏账,来自湖北爱利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爱利”),计提理由为“经销商货款,预计无法收回”。翻阅来伊份此前财报发现,这笔坏账从来伊份上市之日起就存在,而且2013年到2016年,湖北爱利的门店数量急剧萎缩,营业收入也从1465万元降至182万元,但来伊份在2014年和2015年仍然向湖北爱利发出价值947万元和431万元的货品,使得来伊份对湖北爱利的应收账款余额达到了2258万元。《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了来伊份的财报和法院文书发现,来伊份并未起诉过湖北爱利。

明知加盟商经营不善,依旧向其供货,全部记坏账。假如湖北爱利宣布倒闭,这2000多万元的应收账款也将彻底变成坏账,从账本上蒸发。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上市公司此举有利益输送的嫌疑。”

2000万元应收款去向不明

通过天眼查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公开资料发现,2013年5月31日,来伊份将全资子公司湖北来伊份转让给了陈东和胡卫东。2013年6月28日,湖北来伊份更名为湖北爱利,其中陈东持有95%的股份。来伊份的招股书显示,截至转让完成,湖北爱利欠来伊份的货款为700万元。但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湖北爱利进了价值1000万元的货,来伊份的应收账款由此增至1709万元。

招股书中显示,2013年底,来伊份预计湖北爱利的未来现金流量无法偿还公司应收款,出于谨慎性考虑对该笔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而2013年至2016年,湖北爱利的经营情况一直在大踏步后退。在来伊份各个加盟店中,湖北爱利的闭店数稳居各年度第一,原本71家门店如今只剩下7家,营业收入从1465万元降至182万元。

但与此同时,湖北爱利在2014年和2015年仍然得以向来伊份采购价值947万元和431万元的货品。从2013年12月至2016年6月,湖北爱利都是来伊份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到了2016年6月30日,应收账款金额达到了2270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53.53%。

内蒙古注册会计师协会的一名注册会计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表面看该上市公司是有利益输送的嫌疑,但还要结合公司内控,对方财务状况考虑。根据国家规定,当上市公司实际形成损失,也就是对方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后,坏账按比例计提的部分可以冲销所得税,如此一来企业就可以减少纳税金额。

相比之下,来伊份对于其他应收客户就没有这么“宽容”。招股书显示,一位名叫徐勇的人形成了204.78万元的应收账款。来伊份业务部门多次催讨,后又由内控和法务等部门介入对款项进行调查及催讨,继而又向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报案,后因徐勇本人无力归还,由其母代还196万元,剩余8.78万元来伊份派专人继续追偿。

记者留意到,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也有投资者向来伊份董秘办询问公司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来伊份方面回应称,公司发生的关联交易均严格履行了证监会及交易所相关规定程序。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向来伊份董秘办发去了采访函,对方表示,该笔账款在会计处理上,公司基于审慎性考虑对该笔应收账款进行了全额坏账准备计提,但计提坏账准备不等于坏账核销。公司也在积极追讨该笔应收账款。债务人也在积极履行还款义务,应收账款总额在下降。今年上半年,湖北爱利又归还了300多万元。

可转债被否

根据证监会8月6日晚间公告,来伊份总额为5.3亿元的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未能通过。据统计,今年可转债发行申请率高达八成,在年内递交申请的45家公司中,最终获准放行的多达36家。“来伊份发行可转债被否暴露了企业自身盈利能力的问题,会对企业产生较大的影响。”在谈及此事的影响时,宋清辉如是表示。

去年11月,来伊份发布公告称,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初步预案为融资7.3亿元,期限6年,将用于来伊份的连锁经营网络新零售升级建设项目以及信息管理系统升级建设项目,但这一计划最终未获得证监会批准。今年3月,来伊份将可转债的募资金额调整为5.36亿元,同时,将两个项目的募资金额由原来的5.24亿元和2.06亿元分别下调至3.84亿元和1.52亿元。

尽管将再融资额度主动削减26.4%,但来伊份最终仍未能说服监管方放行。零售专家胡春才告诉记者,来伊份希望通过可转债募资发展新零售网络升级,但是上市之后,来伊份的线上投入一方面消耗着线下渠道的会员,另一方面大笔资金的投入,让来伊份的净利润持续下滑。

另外,有分析指出,此次再融资方案被否,与该公司IPO募投项目进展未达预期也有关。来伊份于2016年10月正式上市,合计7亿元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营销终端建设等项目,且最终累计投资总额为6.19亿元。当时来伊份称,营销终端建设项目周期内可以实现年均净利润6093万元(周期为5年),建设及运营的5年时间里将合计实现净利润3.05亿元。而截至2017年11月,上述项目实施完毕,与之对应的经济效益却并未完全显现出来。2018年8月,来伊份公告称,截至2017年末,营销终端建设项目实际累计实现税后净利润仅为3883.82万元,为当初预计的63.74%。

可转债请求被驳回后,来伊份表示,公司不会因为可转债发行计划受阻就放缓发力智慧零售的节奏,后续将利用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继续推进项目的实施。

或许是发行可转债被否挫伤了投资者的信心。证监会公告发布第二天,在上证综指大涨2.74%的背景之下,来伊份却逆势飘绿,甚至还在盘中创出一年多以来的股价新低。

增收不增利

“公司总计18亿元的净资产,半年利润竟然才3000万元,按此推算,年化净资产收益率不足2%,这么低的收益率股东还不如将公司清算变现后存银行!”“股票从最高点到现在跌去80%,怎样才能让投资者对公司有信心?”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投资者向来伊份表达着他们对于低利润和低股价的愤怒和无奈。

2018年8月25日,来伊份发布业绩中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前6个月,来伊份实现营业收入19.93亿元,净利润为3701.3万元,同比下滑57.26%,扣非归母净利润降至44.14万元,同比下滑达99.42%。

对此,来伊份在公告中解释称,净利润较2017年同期下降,主要是来伊份发展策略调整所致。报告期内,业务结构比重发生较大变化,影响综合毛利率下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下降则是规模扩张,继续开拓新区域市场、加大电商投入导致成本费用增加所致。另外,销售费用以及管理费用分别同比增长12.54%和45.06%。

但在宋清辉看来,仅仅因为发展电商业务并不会导致扣非后净利下降99.42%,净利润低和企业内部的管理以及外部竞争才是主要因素。

事实上,在来伊份上市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净利润和营业收入增长乏力的情况。从2011年~2015年,来伊份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为65.55%、40.22%、9.51%、-0.29%和3.93%。至于来伊份大力发展的电商业务,表现也不如人意。其竞争对手三只松鼠仅在“双十一”就创造了5.22亿元的销售额,而来伊份在2017年全年的电商业务收入仅为3.72亿元。

业绩的持续疲软也反映在了股价上。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7日收市,来伊份以12.45元/股报收,较其52周高点下跌52.34%,其市值也随之降至42.48亿元。

对于来伊份战略的调整,也有投资者提出了“来伊份的线下业务才是优势,现在却为了线上不断烧钱,而且短期内渠道和APP都赚不了什么钱,公司为什么依然执著于此?”等质疑。

来伊份回应称,“消费升级、新零售和智慧零售已经成为行业共识的前提,所以公司自2017年9月起对公司发展战略进行了调整。大力发展线上业务、继续做强线下连锁门店等举措短期暂时对公司利润可能会有一定影响,但不久的将来公司一定会实现收入、利润双增长。”

零售专家文志宏告诉记者,像来伊份这种因为发展电商而影响利润的情况是大多数传统零售企业在形成全渠道,尤其是线上渠道时常见的情况。开始的时候投入会比较大,但是从长期来讲,全渠道经营是零售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休闲食品注册企业已经超过十万家,随着资源组合优化、生产技术升级,休闲食品正在从价格竞争转向品牌竞争与产品的差异化竞争。同时,高成本、高营销费用、低利润在困扰着行业。

据良品铺子公司财报显示,2015年~2017年度,其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1.1亿元、42.3亿元和53.7亿元,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93%、32.88%和29.52%。而从互联网起家的三只松鼠,其2014年~2016年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16%、26.94%和30.14%。

对于以线下业务为优势的传统休闲食品零售企业来讲,如何平衡新业态与传统业务的关系,成了来伊份这类企业亟待回答的命题。原标题:来伊份利润下滑 巨额坏账引质疑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