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科技行业正在变重,苹果新总部创造1.3万建筑工岗位-互联网-特区总站流畅开奖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经济学人:科技行业正在变重,苹果新总部创造1.3万建筑工岗位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7-29 07:23)
文章正文

【腾讯科技编者按】《经济学人》本周刊文称,科技行业公司以往倾向于“轻资产”的模式。然而过去几年,中国和美国的科技巨头已经成为规模最大的企业花钱大户。仅仅苹果新总部的建设就给建筑业创造了1.3万个全职工作岗位。

以下为文章全文:

描述科技行业历史的一种常见方式是按照产品周期。90年代是PC时代,随后出现了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然后是手机,而目前人工智能则迎来了快速发展。然而,还有另一种不同方式去看待科技行业:从囤积利润的时代转向再投资的时代。可以用一个粗略的标准来衡量:美国市值最高5家科技公司的扩张足迹。10年前,如果你将这些公司所占有的土地加在一起,那么面积是纽约中央公园的1.5倍。然而在经过持续的投入之后,它们所占的空间达到了10倍,即6亿平方英尺(5500万平方米),大约是整个曼哈顿的面积。这些企业利润再分配的转变正带来一场地震。

亚马逊占据了其中2/5的空间,相当于中央车站以南的整个面积。回到1998年,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则试图传达不同的信息。他对股东表示,亚马逊的商业模式“有利于现金,可以高效运用资本”。近年来,这种轻资产的模式在中国也很流行。截至去年底,阿里巴巴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中国最大的700家工业公司的总和,但资产只有12%。投资者很喜欢科技公司的这种模式,即利用非常少的资产负债来创造巨大的利润,但这却引起了经济学家的警惕。两年前,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就指出,科技行业可能会拖累整体投资情况。数字领域的颠覆者可能会影响传统公司的投资信心,同时自身的投资也很少。这将成为更广泛不安情绪的一部分,他将其称作“世俗的停滞”。

然而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很明显科技公司不再吝啬。亚马逊去年的资本支出达到250亿美元(包括租赁在内),成为全球排名第四的花钱大户,领先于俄罗斯能源巨头Gazprom,后者拥有17.2万公里的输油管线。由于包含了研发和内容创作在内,因此与企业账目相比,美国国家账目在投资方面的视角更加全面。基于这样的定义,样本中美国和中国10大科技公司过去5年的投资增长到3倍,为1600亿美元。如果将收购或入股小公司包括在内,这个数字将上升至2150亿美元。在这个数字中,2/5被用于无形资产,1/3投向了实体工厂,而其余则是各种交易。整体来看,与其他上市公司相比,这些公司有着同样的再投资倾向。

这样做的并不仅仅是巨头公司。过去3年,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小米花掉了20亿美元。众创空间WeWork在某些人看来也属于科技公司,2017年该公司向实物资产投资了10亿美元。在美国,如果你将所有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统计在内,科技行业估计占到整个经济全部投资的1/5,且至少占绝对投资增长的一半。

科技公司投资的快速增长有四方面原因。首先,科技公司正在代理其他公司展开活动。非科技公司目前不必建设数据中心,而是可以向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例如亚马逊AWS、微软、阿里巴巴和腾讯租赁计算能力。AWS的年投资额为90亿美元,与通用汽车相当。其次,线上和线下世界的界线正变得模糊。中国消费者在电商网站和实体店之间徘徊,因此科技公司正在建设自己的实体店。阿里巴巴拥有连锁超市盒马,亚马逊去年收购了全食超市。随着技术向传统世界延伸,科技行业正在获得更大的影响力。Alphabet旗下的“其他业务部门”,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在内,拥有超过20亿美元的实体资产。

第三点趋势是,科技公司正在通过收购去获得技术和数据。2016年,微软以2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LinkedIn。中国公司则倾向于买入创业公司的非控股股份。过去5年,阿里巴巴和腾讯共投入了210亿美元,成为中国风投行业的主导者。最后一点可能的原因是投资缺乏纪律性。一个令人警惕的迹象正在出现,即企业投资房地产的活动。有报道称,苹果在加州的新总部耗资50亿美元。而完成一个门把手的设计就花了一年半时间。

对投资者来说,科技行业的转向是个两难的命题。通过少量投资就能获得利润的垄断企业极具价值。如果它们可以通过这些利润的再投资获得高额回报,那么还能获得更大的价值。然而,风险在于业务的失焦。就样本中的10家大型科技公司来说,每1美元的固定资产可以产生5美元的销售额,这个水平大约是10年前的一半。公司越多元化,回报就越一般。长期以来的高投入公司,例如壳牌和英特尔,是资本配置的专家。拿Facebook作为对比。包括研发在内,该公司的年投资额在5年时间里从30亿美元上升至140亿美元。而通过该公司处理用户隐私的方法,就可以很容易想到,幕后的很多事情都非常草率。

不过对经济发展而言,科技行业的转变带来了很多好处。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苹果新总部的建设至少给建筑业创造了1.3万个全职工作岗位。此外,大型科技公司的储蓄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已经不再上升。以Alphabet、亚马逊、苹果、微软和Netflix为例。它们的自由现金流(即扣除投资之后的现金)占美国GDP的比重已经小幅下降,约为0.6%。与此同时,某些蓝筹股公司,例如福特和沃尔玛,也在做出回击,向技术领域进行了大笔投资。上一轮的科技热潮,即1998年到2001年的“.com泡沫”,带来了过剩的网络容量,最终提升了生产率。

从长远来看的问题在于,科技巨头进行的再投资越多,它们的规模变得越大,反垄断问题就会被放得越大。短期可以看到的是,科技行业泡沫可能会破灭,而资本支出的断崖式下跌可能会比大部分人所意识到的对经济造成更大的伤害。科技已经与美国的新闻周期、政治周期,以及股票市场节奏密不可分。如今,这也对投资周期产生着重大影响。(编译/陈桦)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